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情感  »  欲望都市 第三章 道是无情却有情

欲望都市 第三章 道是无情却有情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陈江跟张雅丹通完电话后,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在他身边站着一个女孩,这女孩脸蛋美丽,身材欣长,下身穿着牛仔短裙,露出一对圆润,修长的小腿;上身穿着粉黄T恤,T恤就宛如一个高明的画师,将她一对丰满的乳房轮廓描绘地淋漓尽致:挺拔,浑圆,尽情地将T恤高高顶起。任谁都不得不惊叹它们的美丽,只听女孩说:"等一下,我爸就要下来了。"这时,李明走过来,看到他们两个,问道:"两位帅哥,美女,在这里做什么啊,谈情说爱也嫌公开了点吧?"
  陈江说:"在等车吃饭去。"
  李明叫道:"这样啊,不用等了,我现在心情特好,送你们去吧,不收你们车费,请我吃个便饭就可以了。"
  女孩扬扬眉,问:"也可以,你的车在哪里啊?"李明用手指着一辆白色轿车,说:"那辆就是俺的车,酷吧?"女孩顺着他的手势看去,随即叫道:"我呸,一辆破QQ,有什么了不起的,要请本小姐坐车,那至少也得是奥迪吧。"
  李明脸一红,说:"我一片好意,你不能这样打击人吧。怎么说我也是爱国人士,支持国产货。人家陈江都没有,你怎么不说他?""人家长得帅,怎么滴,不服你整容去。"
  李明看着微笑不语的陈江,说:"帅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是处男,好不好?"女孩一怔,然后捂着小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说:"李明,你也就这点出息?
  什么不比,就比这点,不过现在处男可不值钱了。如果你能保持到死去的那刻,我也可以考虑给你立一个丰碑,怎么样,有兴趣吗?"李明苦着脸说:"拜托,我有这么惨吗,好歹我人也长得挺帅,人也挺幽默。"这时,一个大腹便便,相貌堂堂的人走过来,女孩立马飞扑过去,挽着他的手臂叫道:"爸爸。"
  李明和陈江恭谨地叫道:"任总。"
  来人正是他们公司总经理任华天,女孩是他的女儿,叫任敏,才刚刚从美国留学回来,现在公司上班。
  任华天疼爱的对任敏说:"你要去哪儿,我载你去。"任敏撒娇地说:"我才不要你跟着呢,把车给我。"任华天说:"好吧,我带你去。"于是父女俩手并手走向停车场,李明对陈江说:"陈帅哥,你可要把好心智,莫要做出对不起嫂子的事情啊。"陈江微笑说:"放心吧,我不会夺你所爱的。"
  李明说:"你别把我跟她扯到一块,我对这种满身是刺的女人不感兴趣,一点都不懂得体贴。"
  陈江说:"那你对什么样的女人感兴趣?"
  李明说:"当然是温柔可人,小鸟依人的那种啦,不过说也奇怪,任夫人如此娴静优雅的性子,怎么会生出这种刁蛮的丫头?"正说着,一辆奔驰车停在两个人前面,车窗拉下,露出一张美艳的小脸,说:"陈江,上来吧。李明,要不要坐下奔驰的感觉?"陈江上了车,李明讪笑道:"不用了,我无福消受。"
  待陈江扣好安全带,任敏问:"你准备请我到哪里吃啊?"陈江说:"我也很少出来吃的,也不知道哪里好,你选地方吧。"任敏笑出来,说:"你很少出来吃,我也才回来不到一个星期呢,怎么会知道。算了,我也不忍心敲诈你,随便找个地方凑合下吧。"于是,将车停在一家湘菜馆前,两个人进去点好菜,任敏笑吟吟地端详着陈江,陈江被她看得脸红心跳,手足失措,问:"我脸上有花吗?"任敏说道:"像你这种男人现在很少了,我想要看看究竟你和别的男人有什么不同?";
  陈江笑问:"你说的这种男人,是在夸我呢还是在贬我?"任敏说:"当然是夸你了。你长得这么帅,工作又这么勤奋,还这么照顾家庭,我才到公司,就听有人说,咱们公司有一个男人特骄傲,平时都不喜欢理人的,除了上班在公司,其它时间就在家里陪老婆。"陈江愕然,说:"我有吧?我只是不大喜欢出去玩,平时在公司也还好啊,感觉还是挺平易近人的。是哪个家伙在说我的坏话。"任敏笑得身子晃来晃去,说:"我瞧着人家说得确实没错。我来公司一个星期,其它男生都请过我吃饭,唯独你,还要我百般要求,你才愿意。嘿,你这么乖,是不是你老婆管得你比较紧啊?"


  陈江说:"哪有此事,她还嫌我古板,保守,平时都不出去玩呢。"任敏说:"不是吧?我觉得像你这样挺好的啊,她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我就喜欢稳重,诚实的男生。"
  陈江说:"同一种性格在不同的人眼里,评价竟差别如此大。"任敏说:"是啊,不同立场的人有不同的价值观啊,审美观自然就不一样,就像有人骂意大利足球功利,保守,强调防守,破坏足球美,我倒是喜欢他们的足球风格。"
  陈江说:"你也喜欢看足球,倒真是让我意外。"任敏说:"我是从高中开始喜欢的,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内斯塔踢球的样子,哗,太帅了,一下就喜欢上意大利了。"
  陈江说:"你还喜欢内斯塔,品味果真与从不同,我认识的女孩子都喜欢贝克汉姆的。"
  任敏说:"哪你呢,喜欢哪支球队?"
  陈江说:"我没有特别的爱好,可能比较倾向于中国队吧。"任敏一下叫道:"拜托,吃饭的时候别提中国足球队,这点常识你都不懂吗?"陈江笑说:"不提就不提,不过中国队其实也比一砣屎来得好点吧?"正在吃菜的任敏呛了一下,随手打了陈江一下,嗔道:"看不出你这人挺坏的。"
  陈江摸着被任敏打得有点隐痛的手臂,看到任敏宜嗔宜喜俏脸,不禁颇为意动,他自大学认识张雅丹及至后来相爱结婚后,只觉得上天将一个美艳绝伦,温柔可人的张雅丹赐给了自己,已是万幸;对别的女孩子再不另眼相看,偏偏今天晚上被任敏软硬兼施,甚至说只要请她吃饭,升经理的事情便板上钉钉,他才答应。
  不料一席话下来,竟觉得任敏性格开朗,出言无忌,和张雅丹大是不同,也觉十分新鲜,两个人竟是越谈越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陈江回到家中时,张雅丹和陈倩已经入睡,陈江洗过澡返回卧房时,看见张雅丹身上被子已经被她踢开,她穿着短睡裤,露出一对雪白浑圆的大腿;高耸的胸部随着她均匀的呼吸起伏,睡衣中扣子也没扣完,被高高耸起的胸部顶得向两边散开出一条细缝,现出里面的乳罩,陈江忍不住爬上床,小心吻了她的额头一下,张雅丹马上被惊醒,睁着惺松眼睛,嗔道:"讨厌。"陈江说:"娘子这么漂亮,为夫实在忍不住了。"说完,手径直抚上她美好的胸部,张雅丹握住他的手,眼睛示意倩倩在旁边,陈江说:"我就摸摸。"张雅丹这才松开他的手,让他将睡衣的扣子全部解开了,随后又将乳罩向上推,一对弹性十足的乳房即入眼中,陈江一手握一个,尚且只握得一半,十指用力一捏,就如抓上一团棉花毫无借力之处,滑腻的乳肉从指缝中挤出,待陈江一松手,又立时恢复挺拔的球形,让人不得不感叹造物者的神奇,陈江时而用力挤,时而又用力向下压,将硕大的乳房压得扁扁的,可不管得挤,压,揉,担,待他放手,乳房就双是颤巍巍的,张雅丹强忍住身体传来的酥,痒,麻快感,眼睛眨也不眨地盯住陈倩那边,嘴唇紧咬,硬是一声不吭,好不容易待陈江得到满足,张雅丹才舒了一口气,被陈江强有力的臂膀抱在怀中,感受着陈江火热的嘴唇在自己额头亲吻,只觉此时身心俱爽,温馨无限,又听陈江情意绵绵地说:"老婆,我爱你。"
  张雅丹甜甜一笑:"老公,我也爱你。"
  陈江紧抱着张雅丹柔软的身子,想到临别时任敏跟自己说的话:"你的事我会跟我爸说的,你放心,应该没什么问题。"心里不由泛起幸福快乐的笑意。
  张雅丹今天穿的是一个黑白配连衣裙,脚穿高跟拖鞋,胸部向前将上衣撑得紧紧的;经过仅堪一握的纤腰是一条极深的曲线是肥大的臀部,走起路时臀部轻扭,鞋跟跟地板接触时发出清脆的响声,一路走着,吸引无限目光,唐娜羡慕地说道:"丹姐,我可真被你迷死了。"
  张雅丹莞尔一笑,说:"嘴真甜,待会赏你糖吃。"唐娜说:"丹姐,你平时是不是有什么秘方保养身子?快告诉我。"张雅丹说:"没有秘方,也就吃好,睡好,凡事看开点。"唐娜神秘一笑,小声问:"丹姐,怎么叫睡好啊,抱着老公睡?"张雅丹心里一阵害羞,没理她;唐娜追问道:"你老公有没有天天要你啊?"张雅丹脸上一阵晕红:"办公室呢,瞎说什么啊。"唐娜冷不防地在她奶子抓了一把,张雅丹瞪她一眼:"小色女,要上班了。"唐娜嘻嘻笑道:"哟,摸一下而于,没人注意的。好软好有弹性啊,真是我见犹怜。"


  话间甫落,另一个声音响起:"什么东西我见犹怜啊?"张雅丹闻声知道是许剑,一张粉脸更犹如抹上一层朱粉,低头不敢看许剑,唐娜说:"没什么,有感而发。"
  许剑说:"你这死丫头,上班时间少啰嗦,你看看雅丹,像你吗?"唐娜笑说:"好了。我以后改过来还不行吗?从现在开始,我要向雅丹姐学习。"
  许剑对张雅丹说:"雅丹,我可是将她交给你管理了,不用客气,她做不对的,你尽管批评。"
  张雅丹一楞,才想说话,许剑已经转向离去。
  陈江还在上班,任敏突地跑进来,坐到身边,说:"待会一起吃饭吧。"陈江眉头一皱:"不行啊。"
  任敏柳眉一竖:"有什么不行的,咱们只是去吃饭,又不是做什么,你要不敢跟你老婆说,我帮你说。"
  陈江说:"我不是怕她,我只是觉得咱们这样天天出去吃,也太浪费钱了。"陈江找了个笨笨的借口。
  任敏笑说:"原来你是怕这个,没关系啊,我请你啊。决不会把你吃穷的。"陈江还是不答应,任敏急了,说:"真没想到你是个忘恩负义,过河拆桥的人。"
  陈江一怔:"你胡说什么啊,我什么时候忘恩负义了?"任敏说:"现在不就是?你的事我已经跟我爸说了。他也基本同意了。哼,你现在心愿达成,翻脸不认人了是不?"
  陈江又惊又喜:"任总同意了?"
  任敏说:"本小姐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做到,哪里像你?"陈江说道:"好。今晚算我请你好不好?"
  任敏这才满意,面露笑容说:"这可是你说的哟,下班后我在楼下等你。"陈江还在想找个什么借口再给张雅丹打电话,不料她的电话已到,说她晚上要和同事吃饭,要晚点回家,陈江忙不迭说好。
  下了班,任敏一边开着车一边问:"你会不会开车啊?"陈江说:"不会。"
  任敏说:"你日后当上经理,公司要给你配车的,你不会开,那怎么办?"陈江说:"慢慢学嘛。"
  任敏想了想,说:"要不,我教你吧。"
  陈江说:"你行不行啊?"
  任敏说:"我怎么不行,包你一个月学会。就算你是一根烂木头,我这双圣手,也会化腐朽为不朽的。"
  陈江说:"放心,我绝对是一根上等好木头。"
  两个人说笑着去饭馆,吃完饭,任敏又叫嚷着要去华强北逛逛,陈江无奈何只好陪着,等回到家时已经是十点了,张雅丹和陈倩竟还没回来,刚要打电话去问,便听见开门的声音,张雅丹带着满脸兴奋地陈倩走进来,倩倩看到陈江,挥舞着小手,叫道:"爸爸,看看这是什么?"
  陈江这才注意到陈倩手中握着两个布娃娃,笑说:"好漂亮啊。哪里来的?"陈倩叫道:"喜羊羊是叔叔买的,美羊羊是阿姨买的。"陈江抬头瞧向张雅丹,张雅丹说:"是我的两个同事,瞧着她可爱,买给她的。"
  陈江说道:"你的同事还真是大方的嘛。"
  张雅丹得意地说:"那是。所谓什么样的人交什么样朋友嘛。"陈江说:"我是一个铁公鸡吗?"
  张雅丹说:"这可要问倩倩了。倩,你说爸爸是不是铁公鸡啊?"陈倩瞪着一对大眼睛,说:"爸爸是人,不是公鸡。"夫妻俩相视发出会心的微笑,陈江高兴地抱过女儿,啧啧有声地在她胖嘟嘟的脸上亲几口,说道:"唉呀,我的宝贝女儿,爸爸过两天带你去坐过山车好不好?"
  陈倩娇憨地说:"爸爸不准骗人。"
  "当然,爸爸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陈倩歪着脑袋想想后,说:"没有。"
  张雅丹说道:"好了,快把她放下,还要给她洗澡呢。"第二天,任华天将陈江找到办公室,说:"陈江,我也不知道我女儿为什么这么赏识你,一直在我面前推荐你,确实你进公司二年,你的勤奋和才华有目共睹,就算没有她的推荐,我也想给你一个机会,就要看你能不能把握了。"陈江说:"多谢任总,我一定尽全力做好工作。不辜负你的期望。"任华天说:"好。现在在珠海有个客户要和我们谈笔单,我打算这张单就交给你负责,你看怎么样?"
  陈江知道这是升职前对自己的考验,想也没想就答应下来了,出去跟任敏一说,任敏兴奋地说:"只要这笔单做下来,你升职的事就不在话下了。"陈江说:"我知道,问题在于这笔单能不能拿下。"任敏神秘地一笑说:"放心啦,有我在,保准十拿九稳。"陈江一怔:"你也去?"


  任敏说:"是啊,我不去,只怕你搞不定呢。"
  陈江无语。
  晚上他回去跟张雅丹说了此事,张雅丹十分支持,问道:"要去多久?""一个星期左右吧。"陈江说。
  "这么久?"张雅丹说。
  陈江微笑说:"七天就算久了?以后当上经理出差时间大把。"张雅丹双手搂上他的脖子,柔软火热的身子靠在他怀里,幽幽地说道:"我不想离开你那么久嘛。"
  陈江抱着娇妻,闻着她身子散出来的肉香,说:"好啦,我会尽快把事情办完,赶回来陪你的。"
  张雅丹点点头,似笑非笑地说:"听说珠海那里很乱,你可要小心些,莫要带一身病回来,别怪我不让你进门。"
  陈江说:"放心吧,天天对着你,我对别人女人早就产生免疫力了。有句话叫什么,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张雅丹格格笑着,说:"是吗,那就再好不过了。"唐娜下班后,问:"丹姐,一起吃饭吧?"
  张雅丹不假思索就答应下来反倒让唐娜大出意外:"丹姐,昨这么快就答应了,我还准备了千万条理由,都用不上。"
  张雅丹嫣然一笑,说:"跟我吃饭,没这么难吧?"唐娜说:"可不是。咱公司哪个男生不以能跟你这个大美人吃饭为荣啊。"张雅丹问:"真的假的?"
  唐娜笑道:"真的,丹姐,我可是沾着你的光,天天有男生请我吃饭呢。"张雅丹笑说:"你长得这么漂亮,自然会有男孩子请你吃饭,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又不是我生的。"
  唐娜说:"呵,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他们可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希望能从我这里打听你的消息呢。"
  张雅丹一怔:"还有这种事?"
  唐娜说:"可不是,所以我才羡慕你啊。"
  张雅丹说:"好处都让你占去了,你还羡慕什么,别人可没有请我吃饭。"唐娜挽上她的臂膀,说:"当然是你的美丽和气质了。"张雅丹心下颇为受用,嘴上说道:"我都老了,比不得你皮鲜肉嫩,明艳照人了。"
  唐娜说:"丹姐,时下流行姐弟恋,男人都喜欢成熟,懂得照料人的女人,年轻女孩的日子不好过啊。"
  张雅丹笑道:"看你说的什么话,哪个女孩子不是从年轻走过来的。我就不信没人追你。"
  唐娜说:"别提了。想到就烦。"
  张雅丹问:"怎么了,不中意?"
  唐娜说:"可不就是,丹姐,你身边不凡追求者,你不要,就选几个介绍给我啊。"
  "我都一把年纪了,哪里有人追我。"张雅丹忙说道。
  "你别骗我,就我目前知道的可就有一个哩。"唐娜狡黠地说。
  "谁?"张雅丹心里一跳。
  "林总啊"
  "他,现在都没有联系了。"
  "他说是你太冷酷,一点机会都不给他,他无奈只好放弃。"张雅丹想起以前林青云那副嘴脸,又是厌恶又是好笑,唐娜说:"丹姐其实给别人一个机会也就是给自己一个机会,尤其是像林青云这样有钱有地位的人,得罪他可不好。"
  张雅丹说:"你不会是给他当说客来的吧?"
  唐娜叫道:"丹姐,你可太冤枉我了。我是好心提醒你,人嘛,朋友总还是需要的。就说这个林总,我平时看他也不很顺眼,但没办法,他是许总好朋友,又不好过份得罪他。"
  张雅丹说:"许总怎么会交他这样的朋友,我看到他就恶心。"唐娜笑了笑说:"丹姐,那你看咱们许总,觉得他这个人怎么样?"张雅丹说:"挺不错的,就是嘴巴损了点。"一想到许剑这几天成天对自己"胖妹"长,"肥姐"短的称呼,她心里又是好气又好笑,偏偏无可奈何,突然她又问道:"娜娜,我觉得吧,你是不是喜欢他?"唐娜竟是毫不迟疑地点点头,随即又失意地说道:"可是他不喜欢我,只是把我当成他妹妹看待。你说怎么办?"
  张雅丹说:"感情的事情急不得的,像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孩,我想世界上没有一个男人不喜欢的,他也不例外。"
  唐娜说:"不行的,我是什么方法都用尽了,他好像都没有反应。""哦,这么奇怪?"张雅丹一怔。
  唐娜说:"我在想,也许是他心里的障碍没有消除吧。"张雅丹好奇地追问道:"他有什么心里障碍?"


  唐娜说:"他之前有过一个妻子,后来死了。"
  张雅丹说:"这个我听他说过,但这跟他心里障碍有什么关系?"唐娜苦笑说:"他妻子是在和他过马路的时候,被车撞死的。听说当时他妻子为了救他,将他推开,自己才被车撞倒的。他一直为此内疚,认为是他害死了他的妻子,有时候,被我逼急了,他竟说他此生不会再爱上别的女人了,也许在他心中永远都只有一个妻子吧。"
  张雅丹听着唐娜一番话,脸上也不由动容了:"没想到他还是一个重情重义的男人,平时看他嘻皮笑脸的,像个小孩子一样。"唐娜说:"其实这些年他还是对他的妻子念念不忘,唉,想想真是郁闷,一个活着的人竟拿一个死去的人没办法。"
  张雅丹说:"娜娜,他的专情不正说明他是一个难得的好男人,你应该好好把握才是。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兴许有一天,他也会被你打动的。"唐娜说:"嗯,不过你以后可要帮我啊。"
  张雅丹说:"好的。我一有机会就在他面前帮你说好话,这总行了吧?"唐娜说:"那我先多谢你了。"
  两个人此时到了陈倩所在幼儿园,唐娜看到陈倩,说道:"倩倩,还记得阿姨不?"
  陈倩说:"记得,你是娜姐姐。"
  唐娜高兴地捏捏她粉嫩的小脸,说:"倩倩真聪明,今晚姐姐请你吃饭,你喜欢吃什么?"
  陈倩眨眨眼,说:"姐姐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唐娜一下笑起来,说:"这小丫头,嘴巴可真是甜得让人疼啊。"张雅丹说:"到附近饭馆随便吃吧,别把小孩惯坏了。"唐娜说:"好的。"
  三个人吃完饭后,张雅丹就带着陈倩回家了,唐娜拦了出租车,来到住处,看见一个男人正躺在她的床上看电视,不由问道:"咦,你今天倒是挺有闲情的,跑到我这里来看电视了。"
  那个男人一回头,竟然是许剑。他笑说:"无聊,打发时间。""你也有无聊的时候,外面那么多情人,还怕无聊没事做吗?"唐娜媚笑说。
  许剑说:"有你在,别的女人我都不看在眼里了。""哪张雅丹呢?"唐娜问道。
  许剑一听,脑子陡得出现一张美艳绝伦的玉脸,明媚妖娆的笑容,修长丰满的身材,无名欲火没来由上涌,说道:"现在就别提她了,来,宝贝,我可是有好些天没疼你了。"
  唐娜妩媚一笑,站在他面前,扭腰摆臀,举手将上衣,裤子脱掉,现出一身欺霜傲雪的肌肤以及掩映在蕾丝乳罩里的两座小山丘和三角裤下若隐若现的黑山谷,温柔地说道:"我先去洗个澡,再来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