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情色  »  爱上我就服从我

爱上我就服从我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
  清晨时分,江边的雾气还未散去,我站在岸堤上冻得直打哆嗦。


  之所以冒着严寒来到江边,是因为今天是我和女恶魔决战的日子,为了这一天的到来,我足足准备了两年的时
间。


  女恶魔名叫关月琳,出生于武术世家,从小和我在楼栋里长大,算是我的青梅竹马。


  然而我和她的关系并不好,何止是不好,两人简直就是势同水火。


  她仗着比我早出生一天,就处处压我一头,不管是在幼稚园、小学、还是初中,她的学习成绩都要高过我一截,
害的每到考试成绩下来,父母总是要提到全班第一的关月琳,然后狠狠数了我一顿。


  最让我气恼的是,她不但书面成绩答得好,就连体育成绩都是全班第一,让第二名的我,因为在体力上输给了
女孩子,几乎羞得没办法见人。


  正是由于以上的种种因素,让我在内心深处将她视为了毕生宿敌,然而,这都不是我最讨厌她的地方。


  她为人的讨厌之处在于,仗着自己从小习武,专爱打抱不平,多管闲事,班级里那些调皮捣蛋的男生,没有不
被她教训过的。


  而且打完人以后,她还要把人说教一顿,让他自己说出哪里错误,并且保证不再犯了云云。


  将自己置身于道德的最高点,以主观认识来施以制裁,永远一副我即是正义的姿态。这才是让我最讨厌她的地
方。


  强大的人保护弱小的人,维护最基本的公平合理,便是侠。


  这是她上小学时跟我说过的话。


  侠你妹啊!妳是出身武术世家,不是武林世家,这都二十一世纪了,还在梦想什么侠客,你武侠小说看多了吧!


  正所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那些经常被女恶魔教训的男生,终于因为忍受不了她的残暴统治而聚集到
了我的麾下。做为全校当时唯一不惧怕她的人,我将男生们统合到一起,成立了全校最大帮派势力,取名为【正义
联盟】,并在第一次帮派大会上通过全体投票表决,将女恶魔正式确立为【正义联盟】的最大敌人,也即是最终B
oss。


  当时的我由于经常和校外人员打架,在班级中被视为不良分子,自然也被标榜上了正义标签的女恶魔横看竖看
都不顺眼,两人关系势如水火。不过因为从小住在一起的缘故,两家人相处的倒是极好,估计是看在我父母的面子
上,女恶魔从未对我暴力相向,这也是我可以在校园中成立帮派,继而肆无忌惮的主要原因。


  但是好景不长,女恶魔不愧是自带正义光环的脑残星人,帮派人员的几次活动都被她破坏了,就连一些主要负
责人都遭到了她的暴力摧残,正当我还在犹豫是否要对她提出单对单时,她却率先向我发来了挑战。


  ——决战的条件是,输了的人要服从赢的一方。


  也就是说,如果我输了的话,就解散【正义联盟】,如果她输了的话,从此再也不对我们的行为作出干涉。


  从内容上来看,这个结果还算是公平合理,所以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她的挑战。


  如上所说,我从未和女恶魔交过手,女恶魔如何恐怖如何凶残也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作为一个经常打架、经
常斗殴的不良份子,我对于女恶魔武力值高到天边这样的评论,一向都是嗤之以鼻,就光看她那细胳膊细腿,我都
有信心一只手就解决掉她。我一直认为男生们之所以打不过她,一是因为他们太怂,二是被她出生武术世家的名声
吓到,还未打心理就先输了。


  做为他们的老大,我自然有责任帮他们战胜这个心理障碍,毕竟整个帮派从上到下,都惧怕一个女生,还像什
么样子。


  所以,当天放学决战时,我将整个帮派人员都叫到了巷子口,准备让他们观看我是如何打破女恶魔的不败神话。


  看到人员聚齐后,我便向一脸冷漠状的女恶魔出手了,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据说,我最后是被帮派成员抬回家的。苦战了半个小时,连续被打倒了十七次,整个人被打的鼻青脸肿,连牙
都被崩掉了半块……之所以用了据说这个字眼,是因为决战的结局,是以我被打昏过去而告终,所以我并不清楚我
是如何回到家的。


  我只知道当我在床上醒来,我便羞耻的哭了……女恶魔与我决战时,从头到尾都只用了一只手……


  这个女人一定是故意的,这TM绝对是赤裸裸的打脸……


  当天晚上,我便被因为和母亲离婚,而缺乏幸福生活的父亲狠狠痛骂了一顿……我没敢说是被女恶魔打的,否
则一定会被骂死……


  最终【正义联盟】还是被我解散了……其实不解散也不行了,那群没义气的家伙在我被打倒的第二天,便恬不
知耻的组建了一个【女武神联盟】,还屁颠屁颠的尊称女恶魔为大姐头,兴高采烈的成为了她的忠犬,从此过上了
每天行侠仗义,哦不,是助纣为虐的生活……


  我想我永远都忘不了我解散【正义联盟】时的景象,偌大的帮会堂口(体育教室)只有我一个人,就连被我们
收养的帮会神兽汤姆(一只猫)也不见了……因为不知哪个小子听说女恶魔喜欢小动物,便把汤姆当成了晋身之资
送给了她……我一直期待着汤姆能挠花她的脸,结果女恶魔只用了几条咸鱼干就将它收买了……


  果然动物和人一样是靠不住的。


  明明还是阳光明媚的夏日,当时的我却好像浸泡在了数九寒冬之中,从里到外都一片冰凉,其悲惨心境只有小
时候看水浒传大结局,看到梁山好汉几乎全部死光,空留下一座忠义堂时的惨状才能相比美(毫无疑问,女恶魔便
是现代版的女高俅)……在我成长的人生道路上竟发生了如此凄凉的惨况,我估计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由于和女恶魔战役的惨败,导致我在全校面前丢尽了脸,几乎一个学期都没有抬得起头,这样的情况一直到我
升入高中才有所改善。


  事实上,我并没有放弃对女恶魔的复仇,我发誓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将她打倒,并和她定下了两年之后再次决战
的约定。


  为了能打败关月琳,在这两年中我对自己进行了惨无人道的魔鬼式训练,诸如仰卧起坐,俯卧撑,引体向上,
每天二十公里长跑等都犹如家常便饭,除此之外像是跆拳道、拳击、泰拳、武术等功夫技艺,我也是狠下了一番苦
功,每天不练到傍晚,就绝不休息。


  这般勤学苦练,得到的回报自然很大。自从升入高中后,我便打遍全校无敌手,更有过一个人打倒十名高年级
学生的光辉战绩,由此获得了无冕之王的荣耀,甚至有学生背地里称我为站在食物链最顶端的男人。根据我自己的
推算,我的战斗力即使是在全市的高中生里也是数一数二的。


  然而即便有着以上的种种优势,我也不敢说一定能打的赢女恶魔。


  女恶魔家世渊源,是正儿八经的武术世家出身,我曾亲眼见过她祖父一个扫退便把碗口粗的木桩拦腰踢断,而
女恶魔自从四岁起便和她祖父学习站梅花桩,至今以学武十多年了。


  我一直认为通过这两年的刻苦训练,即便不是女恶魔的对手,也不会向上一次那样被轻易击败,直到最近一次,
我无意间见到她将六个手持刀具拦路抢劫的彪形大汉打倒,才发现我和她之间的差距不是缩小了,而是变大了。


  看着倒地哀嚎,断了手脚、甚至捂着双腿之间要害部位的彪形大汉们,我霎时间便感到不寒而栗,因为距离我
和女恶魔决战的日子,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之后的几天里,我天天晚上做噩梦,梦见我变成了小怪兽,而女恶
魔成了奥尔曼,对我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殴打。


  然而即使前路再如何凶险难料,我也发誓绝不放弃。


  我今年已经高二了,再过两年便要进入大学,无论无何,我都想在这之前跟她来一个了断。这两年来我之所以
付出如此多的汗水和辛劳,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将她打败,以报她昔日对我的羞辱。


  为此,即便被她打的全身重伤,我也在所不惜。


  『噗通』一声,前方几米远的护城河溅起了巨大的水花,仿佛有什么东西掉进了水里,透过浓雾,隐约间我还
能看见有人在水中挣扎的身影。


  我一脸兴高采烈的跑了过去……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有人落水呢……


  趴在护城河的栏杆上,将上半身探出护栏,看着脚下不停的在水中的身影,心中不禁有些好奇,这围栏明明有
一米多高,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掉下去的……难道是自杀殉情……


  有了这个想法,我便在岸边怀着紧张的心情期待着。据说溺水身亡的人,有的会漂在河面,有的则会沉入河底,
我跟自己打了个赌,如果这个人死后尸体漂浮着,那么我和关月琳的决战就会胜利,反之,则会失败……


  正当我对结果万分期待之时,却听脚下落水之人竟发出了几声模糊不清的救命声。


  诶?原来不是自杀啊!


  我一脸失望的翻过护栏,蹲下身向下探出手拽住落水之人的衣领,一把将他胸口以上的部位拉出水面。


  溺水的人是个男孩,年纪不大,看样子也就是十四五岁,一副初中生的模样。


  男孩脸庞白皙,五官清秀,光看容貌长相一副标准的好学生模样。


  然而以上不过只是外在假象,这个鼻子上戴着鼻环,眼眶边涂着彩色眼影,头上顶着个鸡窝一样发型的小子,
让我怎么看都不觉得他还是个在校学生,这完全就是一副非主流加杀马特的造型嘛!难道这个家伙是在国际杀马特
学校上学吗?


  我将杀马特提出水面,然后翻过护栏,把他仍在了草坪上。


  此时杀马特早已昏了过去,翻着白眼,一副出气多进气少的样子,嘴里还不时冒出水泡。


  诶?这个样子难不成还要做人工呼吸?!


  我感到了一阵恶寒。


  如今还只是早晨五六点钟,再加上护城河地点偏离闹市,所以四周并没有什么晨练的人群,河岸边只有我和杀
马特两个人。


  虽然说我是要救你,但让我给你做人工呼吸这种事,还是想都别想。


  我抬起脚照着他鼓起来的肚子,狠狠的用力踩了几下。


  细长的水流从他嘴中如喷泉般向上吐出,随着脚的抬起落下,水流也忽高忽低,看上去极为有趣。


  我一时间玩心大起,正想着要不要两只脚一起踏上去时,杀马特发出了一声闷哼,翻过身去,哗的一声,接二
连三的大口吐出河水。


  过了好一会,他才将腹中的积水吐完,然后脸色惨白的坐了起来,两眼无神,表情僵硬,嘴部微张,整个人呈
痴呆状,看样子还没有清醒过来。


  「喂,醒一醒!」我在他眼前晃了晃手。


  杀马特正处于毫无意识的状态,眼神涣散,瞳孔放大,被我连续叫了好几声,他才回过神来。


  结果这货开口的第一句,就差点让我把他重新扔进河里。


  「凡人,是你救了我吗?」


  我没好气的点了点头。这莫名其妙的称呼让我很不高兴,不过看在他刚刚落水,一副神志不清的模样上,便决
定不跟他计较了。


  杀马特高抬起下巴,斜睨了我一眼,目光不屑外带藐视,然后慢腾腾的站了起来。


  他先是打量了一下四周环境,然后才将目光聚集到我的身上,用着一种慢条斯理并有着独特韵味的语调开口说
道:「卑贱的凡人啊,感谢命运之神的眷顾吧!


  汝等这渺小而卑微的存在,竟能触碰神的躯体,跪下!亲吻我的脚趾,我便可赐福给你,啊!凡人啊!你还等
待什么,还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