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的欲望生活】[第2集 节七、节八]

【我的欲望生活】[第2集 节七、节八]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节七
  「噢……姐姐,你别揽得我这么紧呀,一间想吃姐姐的奶奶呀……」一间在我的怀里左扭扭右窜窜,很想快速地挣脱我的拥抱,而他的一只手则是伸在我的酥胸上不断揉搓,直揉得我身体发软娇气连绵不绝。
  「喔……一间呀,啊……别揉……别揉姐姐的奶子……啊……噢,别这么大力呀……啊……」我还没有放开他就已感到自己的身体酥酥麻麻了,一股兴奋的感觉从内心底涌现而来。一间的双手果然是治女人骚痒的良药,这不,当他的双手攀在我的大乳上时,我全身除了软绵绵的就是一股酥畅的感觉,在这个炎热的大夏天给我带来了一股清爽的感觉,确实是一件惬意的舒服事。
  「嗯……姐姐的奶子就是大呀,这么圆还这么挺,哟,硬硬的奶头有些磕手哦,真是好色的姐姐呀,被弟弟这么一摸,奶头就这么快的硬起来,呵呵,姐姐呀,是不是想弟弟想得都睡不好吃不香呀?」一间这个大坏蛋,一只手摸我的乳房还不够,还要腾出一只手来拧捏我的娇嫩奶头,一边在我耳际边上说着让我害臊的话一边在我的酥胸上大玩特玩,丝毫不客气的在我的身上左弄右搓,真是一只好色的小狼呀。
  「嘻嘻,好痒呀,一间,啊……别这么舔姐姐的耳朵呀……噢……好痒呀……别舔了……太酥了……噢……」我被一间这急色的大嘴在耳朵里舔弄,酥痒得我全身不仅没有力气,连说话的力气都无法整套的说出来,真是又羞又气。
  『啊……一间呀……你就别舔弄姐姐的耳朵了……快来吧,姐姐都想你一天了,别在这里浪费宝贵的时间吧,啊……喔,好酥好痒呀,来吧,一间,别弄了,快快让姐姐快活吧,在这里偷情真的太激刺了……快来吧,再不来等一下有人来就不好了……喔……』我一边半眯着眼睛看着这位被欲血快要冲晕的年青人,一边在脑海里不断的渴望着一间将要做下面的动作,我一边想着一边轻吟低唱地娇呼着,我越是在娇呼我就越感到兴奋,一股酥麻畅爽的感觉在身底里涌现,真的太舒服了,与一间在一起绝对比自己一人在空调房里看着杂志更痛快,更快活。
  说实在的,我跟一间在一起的感觉真的好有气氛,就好像男女情人间所发出的激情信号。这种感觉绝不是与爸爸在一起的那种冷颤心悸的感觉,爸爸的手段可以让我记忆犹新,可一间的真性情冲动却是让我刻骨铭心,一种是曾相似的感觉,一种很舒畅,放松的感觉。
  「嗯……嗯……好吃……真好吃……」一间的大嘴巴在我的酥胸上这边啃啃那边咬咬,时而吮着这颗挺立的果实,时而舔弄那边的红果,就这样左右交换的吮舔我的奶头,不是咬拉就是啃扯着,弄得我酥酥中夹带着阵阵娇疼,爽爽中带着酸酸的快感。
  「嗯……嗯……」我一边紧紧的抱着一间埋在我酥胸里的头儿,一边无病的呻吟着。哼哼哧哧,我就像一只发情的小猫咪,身体的空虚渴望着一间那绝佳涨满的侵入。
  「嗯,好了,该好好的干一干姐姐的屁眼了……」一间从我的酥胸里钻了出来,然后像看猎物一般的看着着,然后淫笑的对着我说。
  「嗯……」我不敢看一间那快要喷出火来的眼睛,我娇羞的望着地板上摆着一付羞羞的姿态,希望一间别只顾着自己的快活而在折腾我的菊花。
  「哗,姐姐的肌肤真白呀,还有几处是红红的……真好看!嗯,这件小热裤真可爱,还故意不扣这裤子上的钮扣,露出姐姐的小内裤,真是太淫荡了,露出来的小裤裤是不是想勾引弟弟来干你呀,我的姐姐……」一间一边说着一边就轻易的脱下我的小热裤和那蕾丝花边的缕光内裤。
  『唉,一间呀,我的傻弟弟哦,我身上的几块红印可是你用力的抓和揉捏弄出来的呀,还有,姐姐不扣小热裤的扣子那是因为天气太热了,姐姐为了通通裤子里面的空气才不扣钮的呀,姐姐,姐姐才不是你嘴巴里所说的淫荡女人呢。』我一边娇羞的望着一间一边在心里轻嗔娇骂一间的想。
  「嗯……」当一间伸手脱我的裤子时,我娇羞的扭扭捏捏摆动起来,孰不知,我越扭动一间就更好的脱下我的小热裤,不一会儿,我就成一只任宰的鱼儿光秃秃的站在一间面前。
  「哗……真好看呀,姐姐的肌肤这么白,奶子这么大这么挺,哟,长长的腿儿夹着一道剪得好漂亮的毛毛呀,呵呵,真好看呀,就像一樽雪白美人,嗯,看得弟弟都……都快忍不住了……」一间像看着一件珍宝似的看着我,然后又靠近我的身体左瞧瞧右看看,就像一位专家一般的看着我,看得我都不好意思望着他的眼,只好低着头儿望着脚趾头,希望一间快点来抱我,别再用这种怪怪的眼神看人家了,怪不好意思的。


  不知为何,一间越是这样看着我,我就越感到混身不自在,好像一间那一双眼表能看清自己身体上的每一寸肌肤,更能瞧见我身体里的最放荡的想法;可我又好喜欢一间这么望着我,他越是这么望着我,我就越感到满足,一种少妇花信的自豪感涌然而生。可一间这么愣愣的盯着自己,心里还是不由自主的涌出一种即喜欢又难受的羞涩心情来。
  我越来越感到自己的脸蛋好烫,耳朵也很热,心儿也跳得很快,气也喘得很急促,还有一股黏液从我的身体里溢起,真不知为什么,越是在这种场合,我就越像初恋的小女孩一般,即想着一间快点的来拥抱着我,又想着一间多看我几眼,可又怕此时会有人突然间的闯进来破坏好事,总之,我的心儿越乱我就乱不受控,全身上下都不由自主的微微着酥畅的望着一间,渴望着这位热血小男儿此时能给我最销魂,最快活的感觉!
  「嗯……嗯……」我被一间推倒在地板上,冰凉的感觉一下子触及到我的肌肤,我立刻感到一种颤栗的感觉,可是内心的狂热促使我此时撑起上半身,然后把两条笔直修长的腿儿左右张开,把那神秘而湿瀌瀌的部位一览无余的展现在一间的眼皮下。
  「呵呵,姐姐竟然这么湿了?哗,内裤都被淫水浸湿完了……还说不想一间,来,让弟弟好好的看一看姐姐常流水的洞洞儿……哗,红嫩嫩的,湿滑滑的,就像绽放的花儿一般娇艳动人,真的很有趣哦……」一间把我推到后就分开我的双腿然后就是趴在我的两腿间认真的看了起来。他一边认真的看一边还用两根手指头分开我的唇肉,看着看着,他就凑近的观看着我这小穴的细微变化,之后就是伸出热气腾腾的舌头在我的唇肉里来回的舔弄。
  「啊……啊……太……太痒了……噢……」一间用着他这热腾腾的舌头在我的小穴里探悉,划来划去的直让我全身麻痹不已,酥痒程度直叫我忍不住的收回大腿,无耐一间趴在中间,我只能一边发出浅浅的呻吟声一边紧紧的夹住他的头儿在扭晃着。
  以前一间都是用两根手指头抠我的小穴,现在改为用舌头真的让我酥畅大动,从来不知道一间的舌舔也会这么高超的,真不知他去那里学回来的技巧,现在的高中生真不敢小瞧呀,这不,他一边趴在我的耻部上一边耸动的舔弄着,不是用舌头舔吸就是用手指头划来划去,短短的一分钟内,我又像开闸的阀门一般泄了很多水来。
  「嗯……呵呵,姐姐呀,你真的是水做的哦,看,从这里流出多少水呀,都够一间冲凉了……」一间一边用他的手指头在我的小穴里耸伸,一边还拉出插在穴里的手指头来看了看上面的黏液和臀部下的一滩水淫笑的对着我说。
  「嗯……嗯……」我的脸儿越发得骚热,不用照镜子我想我的小脸蛋一定像熟透的苹果一般娇艳红润的可爱,睁眼看着一间那两根沾着我的淫水还做着拉成一条线形的动作来,并听到一间那淫荡的调笑声,羞得不敢再看一间一眼,只好半闭着眼睛低下头来看着自己因快畅酥而颤栗的乳头, 随着一间另一只手指在我的穴里边划动而我就在一边随着他的划动而浅呻轻吟了起来。
  「呵呵,姐姐,怎么样呀?喜不喜欢跟一间在一起呀?」一间真的太会玩了,他一边在我的穴里和直肠里用着手指和舌头划来划去,一边还抬起头来望着我浅呻轻吟的问。
  「喜……喜欢……啊……不行了……一间……姐姐……姐姐好痒呀……啊……快上来吧……快上姐姐吧……啊……」就一间在我的两腿间抬头时,我感到身体就像浮空的气球一般的空虚,希望他的舌头和手指头都不要抽出来,最好插在我身体的最深处,好帮我止痒解虚,我昴起上半身一边喘着气一边呻吟的望着他,希望他此时能用最雄伟的器官来充实我。
  「嗯……即然姐姐么想一间干你,那一间当然要听姐姐的话啦,何况姐姐有这么大这么圆的奶子,一间当然要好好的干一干姐姐啦……嘻嘻,一边吸着姐姐的奶水一边干着姐姐的小穴,边补边操,想一想真是一件快活的事呀……哈哈,好吧,姐姐,一间来了,你就等着叫魂吧……」听到我那沙哑的呻吟声,一间果然是性情大动,此时他一边争忙的脱着校服校裤,一边看着地板上的我淫笑地道。
  不一会儿,一间就赤条条的站在我的面前,那胯间的器官果然比爸爸和一生的都还要粗,黑而亮的龟头,硬而挺的棒身,那毛绒绒的耻毛松散卷曲的贴在小腹下,褪了皮的龟头就像鸭蛋一般的立在我的面前,黑得通亮的龟头中间裂着一道缝,我不用凑近鼻子去闻就能想像到他昨晚那有力的喷射所残留下来的浓烈气味,一想到那黄斑斑的内裤,我就忍不住的打了一个酥畅的微抖,此时,我更渴望一间别再磨磨蹭蹭的就压上我的身体,好让空虚的心得到暂时的停浮。


  「嗯,插那个洞好呢?姐姐……」一间来到我的两腿间蹲了下来,然后就用手抬起我的两条长腿看着下体问。
  「嗯……插……插姐姐的前面吧……好痒呀……快……一间,别犹豫了,插姐姐的小穴吧……啊……」看着一间那犹豫不决的眼睛,我忍着身体的骚痒撑起头来对着一间虚弱的娇吟说。
  此时,我竟然没有害怕因为让一间插小穴而意外怀孕的想法,现在,我只想让一间那雄伟的器官好好的占有我,让我空虚的身体好好的平静下来。
  「啊……好呀,早就想插姐姐的前面了,嗯,先干小穴再干直肠吧……姐姐,你没有意见吧?」一间蹲在我的两腿间,用着他那条粗而长的棒身在我的小穴唇缝间来回的划动,酥得我又打了几个颤抖。
  这个一间真是的,明明自己就很想干姐姐的小穴,现在竟然还问我有没有意见,真是让他气死了,这么划法,真的痒死我了,来吧,一间,姐姐好需要你,别再划来划去了,快来占有姐姐的敏感娇躯吧……「啊……别划了……一间……快……快插进来吧……姐姐……姐姐要你……要你好好的干我……」我半闭着迷离的双眼望着一间那调皮的笑脸娇吟地哀求道。
  「嗯……好勒,我要好好的干一干姐姐的小穴……」说完,也不理会我有没有准备好,那壮实的胯间就重重的坐在我的耻骨了,他那两腿间的雄性器官就对着我那还在汨汨流水的穴口插了进去,一下子就灌满了我的身体捅穿了我的心窝。
  「啊……好……好涨呀……噢……饱饱的……好充实呀……喔……」随着一间那壮实的胯间坐在我的耻骨上时,他那根粗壮的器官就一点也不剩的全插进我的子宫里,饱饱涨涨的,寂寞空虚的娇躯有了主心骨了,好舒服。
  一棒贯穿的快感顿时从小穴里涌了出来,一股涨满的感觉占据了我的全身,刚才还空空虚虚的骚痒身体立马就消失了,换之而来的是一种让我不再害怕,不再寂寞的充实感,真的好舒畅,这种被男人占满的感觉真的好舒服,舒服得让我忍不住的发出了娇爽的呻吟声来。
  「噢……姐姐身体真美妙呀……插在小穴里真的好舒服呀……喔……暖暖的,滑滑的,还有就是湿湿的,就像插在姐姐的嘴巴里一样……噢……里面好像还有虫子在咬我呢……呵呵……真过瘾呀,想不到插姐姐的小穴竟然会是这么舒服的……太爽了……噢……好舒服……我……我要插了……」一间先是慢慢的讲着他的感受之后,就是一边的耸动着器官一边低头的看着两人的结合处并发出舒服的感叹来。
  『啊……看来……看来一间没有干过女人的身体呀……啊……除了我让他干过直肠外……啊……他还没有干过女人的蜜道呀……不然……他也不会发出这种舒爽的感叹来的……噢……他……他动了……啊……好粗好壮的器官呀……干起来真带劲呀……噢……好舒服……一间呀,看来我是第一位享用你的处男身体的女人呀……嗯,真的太好了……啊……干吧……快干你的姐姐吧……啊……不管你手淫时所叫的是谁,反正……啊……反正我是第一位破你处男之身的女人……啊……来吧……干……好好的干你姐姐……啊……』我半闭着媚眼看着两腿间正忙碌的一间,一边在心里舒畅的想着他昨晚那自慰的叫唤声,我感到插在小穴里的器官越来越快,越插越深,次次都顶到我的肚子上,压在我的心坎里,娇爽得我四肢都没有力气了,除了呻吟就是发出重重的喘气声。
  「嗯……嗯……嗯……我干……我干死姐姐……我要干死姐姐……我要干穿姐姐的小穴……啊……嗯……」一间一边的用力的抓着我的奶子一边快速的挺动着他的器官。
  男人果然是一生下来就会做爱的,不然,处男的一间怎么会这么能干,而且是次次都干到我的心坎上,他每耸动一下都能深入到我的骨髓里,带动我全身的畅爽神经。
  真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男性对着身下的女人当成沙包一般的来操,反正一间就是当我像沙包一般的来使用,次次都是用最大的力气干着我的身体,每一下不插在到底就不抽出器官来,次次都干到我全身快要散架的样子,两条白晢的手臂乱摇乱摆,两条长腿就在他的臂弯里飘来荡去,全身的肌肤就更不用说了,比如平坦的小腹也随着他的冲击而翻起肉浪,长在酥胸上的两团巨圆玉乳更是排球般的在胸脯上摇来晃去,两团雪白翘挺的圆乳也相撞在一起的『啪啪』直响,此时的我除了小穴麻麻,蜜道酥酥,大脑松散外,我的嘴巴也是出气多过进气,除了会酥爽的呻吟外就还是呻吟,空调房里也解冻不了炎热而流汗的身体,我感到后背流出大量的汗水来。


  「啊……来了……来了……噢……不行了……啊……泄了……姐姐……泄了……啊……」在一间那双用力的双手把我的双腿压在酥胸上时,我的身体此时一定像被折断似的被弟弟狂干着。
  对着双腿压在胸脯上我不但没有感到憋气的,反而因为在身体里被一条热而烫的器官给灌顶占满的感觉,这种极力压迫的快感一下子让我在一间那快速的耸动中产生近似死亡的快感,大脑开始白空,四肢开始僵硬,背脊开始发麻,小穴开始抽搐,一股欲想冲出来的液体在我的身体里翻滚着,我真的快忍不住了,在一间又一个深插的动作中,我『啊』的一声泄出水来了。
  「哈哈……姐姐真敏感呀……这么被弟弟干也会喷水的呀……哈哈……真是好看,一股一股的喷水,就像学校里的喷泉一般,好壮观哦……」一间停下耸动的器官抽了出来,然后紧盯着我的下身看个不停,之后就像发现新大陆一般的惊呼起来,真的让我感到难堪,什么像喷泉呀,这全不是你那害人的器官所整的吗?
  现在竟然笑话起我来,听到弟弟的这种不知是赞叹还是耻笑的话,总之就是让我感到非常的羞臊。
  「嗯……呼……嗯……呼……」我一边喘着气一边低着头不敢再看一间,他的话让我感到害臊脸红,可他给我的快感又让我欢喜不已,那种像似要死掉的快感真的很销魂,刚才还以为自己会这样的死去呢。
  现在,我除了喘着气外就是细细的感受着刚才那种销魂的快感所留下的余兴,看着饱涨的酥胸上被抓出来的斑斑红印,我竟然有一种回到过去那幸福的时光里,因为这个红印太熟悉了,当年一生也给我这种销魂的红印子呀,为了能保存这种红印子,我还偷偷地用相机拍下了一生『所犯下的罪行』的,只可惜现在这个『罪行』竟然是一间来制造,真是天意弄人呀。
  「哈哈……嗯……来……姐姐,我们换另外一个姿势吧,嗯,你跪在地板上,我从后面干你……」一间不知从哪里想来的这种做爱姿势,他站了起来拉起有气无力的我,也不管我愿意就把我摆着这种羞耻的姿势。
  男人的做爱心理真的很奇怪,总喜欢玩一些怪怪的姿势,像一间他还是处男,真不知他从哪里想到这种姿势,竟然还用在我的身上。可我一点也没有生气,被他拉起来不但没有羞恼反而像一只温驯的小绵羊似的任由着他摆布,我就像他手中的布偶一般的被摆弄直来,拉起,跪下,然后翘臀,这些动作都是一气呵成呀。
  「嗯……嗯……」我只好依着一间跪在地板上翘起自己丰盈的圆臀,然后双手撑着地板上,虚脱的身体不容得我作一丝的反抗,何况我也不想作什么反抗之类的动作,毕竟一间所带给我的感觉是刻骨铭心的,是极度销魂的。
  在这个家里寂寞空虚太久的原因,我都快变成『麻木不正』的妇女了,现在有了一间的器官补充,我的生活开始有了一些幸福的起色。
  「嗯……嗯……」正当我在喘气之际,我微微的睁开了一下迷乱的眼睛想回头看一看一间在我的后臀上干什么时,我看到关上的磨砂玻璃窗有一个人影走动,『啊……』这个人影是向着这间屋子大门走来,看来这个人影是要进屋了,此时,我迷乱的双眼一下子就全睁开了,刚才还涣散神经顿时惊聚了起来,完了,有人要进来了,如果被他发现的我们这样的话,那个这家就彻底的闹翻天了!
  菩提本无树,何处惹尘埃。
  我本不想去惹这种尘埃,但更怕这种尘埃被发现……节八
  单纯的小青年就是小青年人呀,在这个紧要的关头,我都吓得一身冷汗了,而一间只是出汗,那器官还是硬硬的指在那里,一点也没有因为有人将来到来破坏我们的好事而吓得萎缩起来。
  眼看着人影越来越近了,他即将要打开这个屋子里的大门了!
  无计可施之下,我拖着一间快速的躲进屋子里的大柜子里,两人光着身子一动也不敢动。
  『吱』一个轻轻的开门声,刚才的人影开始进入屋子里。
  「嗯,什么味道?好浓烈呀……」这是妈妈的声音,只听到她呐呐自语着,然后就听到有东西放在台上的声音。
  「什么味道呀?看来天太热湿气也大,连屋子里的霉气也这么大,好难闻呀……」妈妈不断的嗅着鼻腔,吓得躲在大柜里的我和一间微微的发起颤抖来,身上不断的溢出一丝丝冷汗。
  听到妈妈在屋子里不断嗅着鼻腔,那『嘘嘘』声直叫我心惊胆寒呀,此时我才感到汗也能是这么流这么冷,后背湿了一层,不用靠在一间的身上我也能感觉到这汗冷的是如此的寒心,抓住一间的手臂的掌心早已渗透汗水来,滑滑的,有些抓不住身边男人的手臂了。


  微微颤栗的手指有些发硬,我真的好害怕妈妈会打开这扇柜门,那样的话,我就彻低的暴露在妈妈的眼睛里,这个家一定会大乱的,我真的不敢再去想即将要发生的大事。我好害怕,真的好害怕,心跳极具加速,一种羞愧的乱伦肉欲之事即将要被亲人发现,我有一种惊悸的害怕感受。哽在嗓子里,叫也不敢叫出来,从来没有过的恐惧感竟然离我如此之近,就好像自己的魂魄就在妈妈的尺手寸指间所摄制,一动也不敢动!
  看着一间,那也是一种惊悚的眼光望着我,有一丝丝的汗珠从他的额头上渗了出来,他紧紧地抓住我的直冒冷汗的手,一动也不敢动着听着柜外面的声音。
  看来,他也知道我们被发现的话,后果是非常严重的,额头的汗又开始流淌了下来,只是在看望我时,他的双手紧紧的握住我的手儿,像似一种慰藉更是一种保护的姿色涌进我的眼眶里,看来,一间这段时间里长大了不少,知道在什么情况之下保护姐姐了。
  原来欲血乱涌的小青年人也会有怕的时候,真不知他那天在仓库见到被吊的我时为何会如此胆大妄为呢?低头一看他,除了身上冒出一丝丝汗水外,他那条雄伟的器官并没有因为妈妈打断我们的好事而萎缩,反而像似没事一样的在他的胯间直立起来,那壮硕的龟头一样黑得发亮,真弄不明白,此时的一间为何会此定力,竟然在害怕的时候还能可以控制器官的原初衷,看着这根壮硕的器官丝毫没有一丝影响似的,一点软弱的迹象也没有。
  狭窄的柜子里面固然很热,可我身上流的全是冷冰冰的汗水,就连呼吸声也是憋得紧紧的,发出的喘息声细细的,生怕发出异响让妈妈察觉那我就彻底的完了。
  刚才身体所需要表达的情欲现在早已消失得『一干二净』了,我真的没有想到,我的需求来时是如此的强烈,去时也是如此的快无踪影,刚才还有些蠢蠢欲动的情趣在黑影打开这扇屋子大门的那一刻起就已失散了,现在,想的全是妈妈几时能走开,最好别呆在这里,更别发现她的媳妇与她的儿子在柜子里。
  从来没有相信过鬼神的我现在得乖乖的乞求菩萨神灵能保佑我,保佑我们别被家人发现,我在心里默默的念叨着。如果……如果能躲过这一劫,我会好好的还神送上丰富的祭品的,请保佑保佑我们吧:每缝初一十五,小民都会诚恳地烧香拜伸缩佛的,请保佑我们渡过这一动吧。正当我默默的念叨着神灵保佑着帮我们渡过这关时,屋子里响起了一连串的宽衣脱裤子声音,『哗沙哗沙』直响,不一会儿一连串的浓浊喘息的粗声响起,还微微的夹带着一连串的低沉呻吟声,这股声音实在是太熟悉了!
  在柜子里,我和一间两人面面相觑惊得一句话也没有说,我和一间听着屋子里这一连串的喘气声和娇吟声,都知道柜子外屋子里正发生一件刚才我们都做过的事,不可能,妈妈怎么会在屋子里自慰呢?咦,还有一丝丝浓浊的喘气声,这可是男人的喘气声呀,我惊讶的望着一间,而一间也惊愕地看着我,我们俩人就这样的惊奇地对望着,很想知道这柜子外屋子里正发生的惊天大事!
  微微的打开一个小细缝,我和一间都看到了让我们惊愕的场面!
  我看到妈妈背对着我们跪在门口边上,而门边上站着两位一老一年轻的男人,这两位男人是本村里的花匠工人,老的一点叫我叫他为王师父,今年33岁,是村里最有名的花匠与木工,刚才在院子里工作的两位工人,其中一位就是王师父,年轻一点的则是他的徒弟张大同,今年28岁,也是本村里的工人,他今天跟着王师父一道来我们家里做着修剪绿化的工作。
  现在没有想到,妈妈竟然跪在门口边上为他们口交!
  只见妈妈跪坐在地板上,她的衣服早已是凌乱不襟,半赤裸的样子跪坐在地板上,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位淫荡的女骚娘的模样,因为她白晢小腰以下全是光秃秃的不着缕物,两条白晢粉白的玉腿折叠的跪坐在地板上,她一手抓着张大同这硬梆梆的器官,半撸搓半玩弄,一手则是扶正王师父的指天器官张嘴就吃进口腔里,然后就是半呻吟半喘气的吞吐起来。
  尽管妈妈是背着对着我们,可妈妈的衣服被他们左右拉扯着打开了,一对没有乳罩的白晢粉嫩的大乳一下子掉了出来,看着这对极品粉嫩大乳,它们至少有35C 以上,饱饱涨涨的,那两颗乳头虽说没有我的鲜红,可还是有些粉红的模样,刚才还有些凹在乳晕里的乳头在妈妈为他们口交撸搓器官的同时,它们竟然会慢慢的翘立起来,难道妈妈在为他们口交的时候是兴奋的?


  我真的不敢想像妈妈会这样公然的与村里的男人乱交,而且一次性还与二位男人一起,而且还是在家里光天化日之下做着这种有违伦理的丑事,妈妈就不怕被晚辈们发现这个秘密吗?我一边惊悚在望着屋子里的画面一面在心里想着。
  我看着妈妈在为他们尽心的服务,妈妈为他们撸捊和吮器官的动作是如此的纯熟和灵敏,毫丝不像是刚刚才像似跟二个男人相会的动作,看来妈妈的秘事比我的还要多还要乱来呀,从柜子里我看到他们高高的站在妈妈的面前低沉地喘着气,还从大口中说着让我脸红的话。
  「啊……夫人,你这样可以吗?」王师父一边掏出他的器官一边询问着妈妈说。
  「嗯……可以的,大热天的要你们在外工作,真是辛苦你们了,我这也算是回礼吧,别见外就好……」妈妈伸出她的白玉纤指一边在帮他们两人解皮带拉裤链一边抬头的望着他们说,那动作之轻就像妻子在为丈夫服务一般。
  「啊……夫人呀,你都这么大年纪了,你这么做,不……不怕家人……」张大同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旁的王师父伸手打了他一巴常给打断。
  「你懂个屁呀!夫人今年才三十来岁,什么年纪大了,她只不过是我们的姐姐罢了,你会不会说话呀?」
  「啊……是……是……大同说错话了,请夫人原凉。」张大同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妈妈的身体又说:「是呀,夫人就像姐姐一样,白嫩的肌肤,硕大的奶子,就像我们的大姐一般,一点也看不出老来。」他的一只大手伸向了妈妈那颗饱酥的玉乳上揉搓着。
  「嗯……呵呵,大同说话真好听,好吧,只要你们不嫌弃我老,姐姐今天一定为你们尽心服务的……」掏出了两位男人的器官后,尽管看不见妈妈的表情,但我可以想像得出来,妈妈一定是媚丝秀眸地盯着这俩个男人的器官,平时清秀的美眸里应该已是泛起了迷离的春潮来,这时,妈妈一定会像自己帮一间舔吮那样,伸出湿瀌瀌的舌头轻轻的舔了一舔自己的下唇露出淫荡的表情,这时妈妈一手一只器官语气有些兴奋地说。 「呵呵,我们怎么会嫌夫人老呢?夫人看起来一点也不老,就是我们的姐姐一样好看,我们喜欢都不得了呢……」王师父贪婪地看着妈妈那对大乳流着口水下流地说着,那神情就是那么的猥亵和放肆。
  「就是呀,姐姐,我们的好姐姐,你的奶子真大,一点也没有下垂的迹象,比少女的奶子都还要好看呀……我们好喜欢夫人姐姐的大奶子……」张大同一边揉搓着妈妈的大奶一边淫荡着望着妈妈说,表情极为亢奋。
  「咯咯,你们的话真好听……那姐姐就要开动了……」说完,妈妈挪动了嘴巴朝着王师父的指天器官上盖了下去,不一会儿,就听到妈妈嘴腔里响起了一连串的『啾啾』直响声来。
  「啊……夫人……噢……你太会吮男人的鸡巴了……噢……是不是常常这样为男人服务呀……?」王师交一边赏心悦目的看着在他胯间耸动玉首的妈妈,一边用他刚才修剪树枝还没有洗过手的粗指紧紧的捏着妈妈的奶子下流的问道。
  「啊……夫人……你……你这样……噢……合适吗?啊……好舒服……夫人的手真会撸鸡巴呀……噢……」张大同也在一旁挺着挺他的器官,好让坚硬的器官再往妈妈的手里挺立几分,他一边喘着气一边玩着妈妈的另一只奶子问。
  「嗯……嗯……嗯……」妈妈因为嘴里含着王师父的器官,无法回答他们,只好一边快速的撸着张大同的器官一边深吞浅吐着王师父的器官,用那含糊不清的鼻声来回答他们的话。
  「噢……夫人……噢……你真会吃鸡巴呀……啊……好舒服呀……喔……真会吮吸呀……噢……」王师父一边享受着妈妈给他口交的快感,一边还用着他的粗指在妈妈的翘立奶头上捏拉着的说。
  他的大手一时用着两根粗指捏拉,一时用着一个巴掌揉搓着妈妈那个白白嫩嫩的大乳。
  「嗯……嗯……呼……好粗大的鸡巴呀……嗯……」妈妈吐出王师父的器官后,她就说着这么一句话后又把嘴巴转向张大同那根指天的器官上,张口含住便往深喉里塞弄了起来。
  「啊……好舒服……噢……夫人的口交技术真利害呀……喔……真快活……啊……好舒服呀……噢……」在被妈妈张嘴含住器官的那一刻起,张大同的喘气声就真来越大,呻吟声就再也没有断开过。
  他一边快活地呻吟着一边用着他的大手指在妈妈的35C 的玉乳上不断的揉捏着,把妈妈那粉白色的大乳揉搓着红印斑斑。


  转眼无意识的看了一间一眼,我竟然被他的那一种惊愕所迷惑住了,因为我看到一间的那种惊愕不是害怕中的表现,而是一种不敢相信妈妈会在我们的面前做着这种有羞体面有辱家面的事情,特别是妈妈这高贵的脸蛋接受二个男人的精液洗礼的那一刻,一间那根硬挺的器官竟然还抖动了几下,看来,他也是十分的兴奋呀,不然看到妈妈被别的男人喷射脸蛋时,不仅没有气愤反而是一种不敢相信的兴奋表情。
  我终于知道男人最亲近的除了他的妻子之外,还有他的妈妈也是他最为亲近的女性呀。难怪一间会在自己的寝室里拿着妈妈来意淫,现在妈妈竟然当着一间的面与别的男人乱交,这不更是大大的刺激着一间那最为原始最不为人知的兽性吗?看他那勃起来的雄性器官就得知,现在的它不但没有萎缩反而像是受到了某种刺激一般的胀硬起来,比以往的都要粗壮而硬挺,这不仅不用手臂上的肌肤可以感应到,就用肉眼我也能观察到它的不一样!
  一间在变化,变化得让我越觉得他的不同来,是什么呢?仅仅只是淫念着自己的母亲吗?我看不像,那粗壮的器官从见到妈妈为俩位男人口交后就再也没有变软,反而越发的变得异常坚硬粗硕了许多。
  这真的是出人意料之外呀,我的妈妈,一间的母亲,你竟然也是这么淫荡的女人,不仅接受与其他男人交媾,而且还与村里的俩个男人同时疯狂的交媾,无所顾忌的在家里,光天化日之下与其他男人淫乱的交合,难到妈妈就不怕被家里的亲人发现吗?还是……
  看来,在这个家里,妈妈也是有秘密的女人呀,不然,这一突然的变化谁能告诉我?
  在这个家里,我们身为女人,作为林家的媳妇,是不是都是有着自己故事的人呢?
  一生,你是不是还有很多秘密没有告诉我呢?你是不是还保留着一些呢?
  剪不断,真的理还会乱吗?妈妈,是什么让你如此变化之大的呢?
  又有谁能来解开我心中的迷惑呢?一生?还是一间,抑或是爸爸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