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情感  »  金麟岂是池中物五十六章五凤迎龙(上)

金麟岂是池中物五十六章五凤迎龙(上)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第五十六章 五凤迎龙(上)
  星期六一早,薛诺就被茹嫣她们拉出去逛商场了,只剩下何莉萍一个人在家,她已经从女儿那儿知道了侯龙涛有不止一个女人,既然女儿都能接受,自己只不过是一个"附赠品",自然也无话好说,而且侯龙涛在床上也确实是太厉害了点儿,光是母女两人还真应付不了。
  虽然何莉萍默许了新老公的花心,但她从来没见过另外几位"姐妹",也不打算见,所以刚才女儿出门前叫她一起去,她也用和以前的同学约好了见面为由推掉了。女人打开大门,从报箱箱取出了《北京青年报》,听到有脚步声,一抬头,原来是侯龙涛提着一个大口袋走了上来。
  自从侯龙涛摘了这对儿"母女花"後,总是觉得有两件事儿是美中不足的。第一件是从没和她们俩玩儿过3P,最多就是一晚上干完一个,再跑到另一间卧室去搞另一个,她们两个人好像都不太愿意"母女同欢",毕竟是有血缘关系。对于这一点,自己还是可以理解的,也从来没逼过她们。
  第二件就是何莉萍对于自己其他几个女人不愿接近的态度,这是很不能容忍的。本来是可以慢慢进行"开导教育",但现在自己已经开始对陈氏姐妹下手了,还是那句话"攘外必先安内",想要"攻城掠地",必须先把自己的"後方"稳固住。
  一个月来,侯龙涛发现了何莉萍的内心深处其实是有变态的黑暗面的,每次自己她时,一提到薛诺,她就会异乎寻常的兴奋,反应也会异乎寻常的激烈。他今天来,就是要利用这一点,完成自己"大被同眠"的"野心".
  两人进了屋,何莉萍把报纸放在桌上,"你来之前该先打个电话,万一没人在家怎么办?"倒了杯水,递给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男人。"打什么电话,我又不是没有钥匙。诺诺呢?"侯龙涛探身揽住刚要坐下的女人的腰,让他横坐在自己的腿上,抬头吻着她的脸颊和和骨,还伸长了脖子,在她的耳垂儿上轻咬。
  "诺诺被你另外几个老婆叫去逛街了。""那你怎么不去啊?她们没叫你吗?""叫了,我不想去,跟她们又不熟。""是啊,你老不跟她们见面,怎么熟啊?""唉呀……你这人……嗯……每次一见面就……唉……"何莉萍已经被亲的"红云"上脸了。
  "怎么,不喜欢我这样?"侯龙涛一支手隔着毛衣揉着女人丰满的乳房,另一支手从她绒裤的後腰处伸了进去,把内裤按进了她的臀沟沟。"不……不……不是不喜欢,就是……就是说你太……太色了……"何莉萍闭上了眼睛。
  侯龙涛把女人的毛衣和内衣一起脱了下来,紧接着是胸罩,用手颠了颠一支沉甸甸的奶子,"宝贝儿,你看看你,小腹这么平坦,乳房又这么翘挺,一点儿没有下垂,你真的是三十九岁吗?"说完就含住了一个乳头吸吮起来。
  "啊……你……啊……嗯……等等……等等……"何莉萍突然从男人的身上蹦了下来,边走边说,"我先去趟洗手间……"她知道年轻的老公会带给自己很强的高潮,不想那时再狼狈不堪的被人"把尿".看着她胸前那两团坚实的白肉随着走动而上下颠簸,侯龙涛真是欲火中烧,但又要强行忍住,好戏还在後面呢。
  女人在洗手间间呆了很久,出来时就只穿了一条绣着白色花朵的藕荷色High-CupBrief性感内裤,两条大腿的内侧还有未干透的水痕,看来是洗过了。何莉萍双臂交叉着挡住胸前的美肉,低着头慢慢走到男人身前,拉住他的一支手,像害羞的少女一般轻轻摇晃着他的胳膊,"老公……咱们……咱们到屋屋去吧……"侯龙涛笑着站了起来,一把揽住她的细腰,将她拽到身前,疯狂的和她吻了很久,双手在她光滑的无缝内裤上又捏又揉,"宝贝儿,这么急啊?看看都几点了,咱们先出去吃午饭吧。""嗯……嗯……老公……我……我要……"何莉萍右臂勾着男人的脖子,双膝微曲,用自己的下身顶住他的一条腿,左手隔着长裤搓弄他的已然硬挺的阴茎,"我……我不饿……""你不饿,我可饿了,而且我还跟人约好了。"侯龙涛"绝情"的离开女人的身体。"你……你好狠……"何莉萍咬着嘴唇儿,半嗔半怒的看着他,自己的身体是"熟透了的蜜桃",一旦体内的欲火被爱人点燃了,哪是儿说灭就能灭的?


  "来吧,跟我一起去,"侯龙涛从他带来的大口袋袋取出一个长方形的大盒子,从从面提拉出一件全黑色的貂皮长大衣,这是他昨晚和李东升见面前特意去"燕莎"买的,六万多块啊,"穿上让我看看。""不,"女人转过身,她感到很委屈,"既然要出去,你还逗我干什么?你自己去吧,我不去。"这是侯龙涛第一次看何莉萍耍小性儿,真是太诱人了,扔下大衣,悄悄从口袋袋掏出一根只有十厘米长的假阳具,尾巴上有一根电线,连着一个遥控器。他上前一步,一把将女人的内裤拉到了膝盖上面,左臂箍住她的腰,右手伸到前面,"噗"的一声,就把假阳具插进了她已经很湿润的小穴穴。
  "啊!老公……你……你干什么?"何莉萍两手抓住了男人的手臂,垫起了脚尖儿,"不……不要……啊……老公……"侯龙涛慢慢的向上推着假阳具,直到手掌完全和女人的阴户接触在一起,缓缓的揉动,"怎么样?虽说没有你老公我的粗长,但也可以先顶一阵吧?"说着就把她横抱了起来。
  "老公……你……你要怎么样啊……啊……"何莉萍抱住男人的脖子,身体开始颤抖,她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阴道中的膣肉正毫无廉耻的纠缠住侵入的异物。"我来给你打扮打扮。"侯龙涛吻着女人的香唇,把她抱进了卧室,横放在床上,将她的内裤提了起来,把遥控器别在内裤的裤腰处,又把开关打开了,"不许拿出来,要不然我会生气的。"何莉萍果真很听话,只是用双手抓紧了床单儿,还时不时的将屁股抬一下儿,因为假阳具的头儿已经开始旋转了,搅动着小穴中的嫩肉,弄得她淫水儿横流,快感也在不断加强,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脸上的红晕更浓。
  侯龙涛从衣柜柜找出一副黑色的裤袜,一条黑色的无袖连衣裙,又从壁柜柜取出一双黑色的高跟鞋给她穿上了,将她拉下床,搂着她的腰,向客厅慢慢走去,"来吧,宝贝儿,有那件大衣,你不会觉得冷的。""不……别这样……老公……啊……我这样不能出……出门儿的……"何莉萍被半推半拉的到了外屋,男人一松开手,她就立刻捂着小腹,弯下了腰,"嗯……"侯龙涛向摆弄木偶一样的为女人穿上了华丽的貂皮大衣,让她一下儿就变成了一个美艳绝伦的贵妇人。
  侯龙涛强硬的拉着不停求饶的女人出了门,何莉萍拗又拗不过他,只能双手挽住他的臂弯,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像是生病了一般,每走动一步,特别是下楼时,一迈腿,下阴就是一酥、一麻、一哆嗦。两人就这样到了楼下,上了侯龙涛的车,幸亏没碰到熟人,要不然何莉萍可就有的难堪了……薛诺她们在"中友""逛了小两个钟头,大包小包的买了几千块钱的衣服。刚过11:00,四女都有点儿累了,就随便在外面吃了点儿东西,回到了如云的小楼儿。女人嘛,回家的第一件事儿自然就是对着镜子换上新买的衣服了。虽然这四个女人处于不同的年龄段,但在这点上却是很一致,全都迫不及待的掏出新装,边换边互相嬉笑打闹。
  最後只剩下了一袋内衣,面有四套,样式都是一样的,长筒丝袜、镶花儿的前开扣儿式半杯胸罩,连裙式吊袜带的低腰V-String内裤,只是颜色有所不同,艳红、桔黄、浅黄、嫩绿各一套。刚才在买的时候,大家就对这几种颜色的含义心知肚明。
  不论是丝袜还是裤袜,如果是黑、白、肉、透明以外的颜色,就对穿着者的腿形有很高要求,这四个女人都是天生丽质,自然不用担心这点,尤其是茹嫣的那两条长腿,穿上之後,更是将彩色丝袜性感、热情的优点发挥得淋漓尽致,看的另外三女都是面红耳赤,呼吸都不自觉的急促了起来。
  茹嫣发现了她们不正常的眼神,往床沿儿上一坐,"喂,你们干什么?别老盯着我看啊。""看看怎么了?""看得我心心直发毛。""谁让你的腿这么美的,龙涛不是也说过,他要不是想一个人霸占你,早就送你去拍丝袜广告了。"月玲说着就跪到了茹嫣的双腿间,双手在她的大腿上摩挲着。
  茹嫣也不反抗,乖巧的向後一倒,合上眼帘,静静的让月玲"伺候"自己。月玲也不客气,开始在茹嫣大腿内侧的嫩肉上又亲又吻,还故意发出"吧叽、吧叽"的声响,最後当然是移到了她的裆部,伸长了舌头,在薄薄的内裤上上下舔动,不一会儿,在茹嫣缝儿部位的内裤上就出现了一条湿湿的沟壑,也分不出是口水还是淫水儿。


  虽然这一段时间间,薛诺已经被她的三位姐姐"玩儿"过不少次了,但看着眼前的淫乱情景,还是有些羞怯。特别是月玲撅着的屁股上那两个和内裤、丝袜同色的纹身汉字,向外放射着无比淫糜的气息,弄得女孩儿是想看又不好意思看,可越是不好意思看,就越想再看的清楚些。
  如云推了推薛诺的腰眼儿,"去啊,去帮帮你月玲姐姐。""噢……"女孩儿扭扭捏捏的上了床,爬到茹嫣的头边,在她红润的脸庞上轻轻的亲了一下,"茹嫣姐姐……"茹嫣微微的睁开眼睛,看到薛诺娇美的的小脸儿近在咫尺,一伸手就揽住了她的脖子,抱着她接起吻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