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情感  »  碰到成熟的桃

碰到成熟的桃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
  一阵雨后,天气似乎变得更加燥热,不时吹过的缕缕微风简直成了奢侈品。空气中散发着一种浑浊的味道,被
人们吸进去,呼出来,变得更加难以忍受。雷兰关眉头紧蹙,车速也越来越快,不一会到了自己的新家,也是他真
正的家。雷兰关大学毕业两年了,在一家设计公司工作,工作稳定下来了,公司对他印象不错,生活过的还算惬意。
不过,最近有两件事让他很不爽:一件就是恋爱了四年的女朋友和自己分手了,他知道这是早晚的事,但没想到她
离开的时候一点也没有眷恋,和当初追自己的时候那劲头怎么也对不上号,怎么感觉怎么不对劲,后来才听说,她
跟一个40多岁的男人结婚了,而且是闪电式的。另一件就是房子的事。上班两年了,虽然工资不低,但平时大手大
脚,也没积攒下多少钱,本来想买一套小一点的,后来一想,干脆一步到位,一狠心买了个大的。心虽然狠下来了,
但难受的是自己,每个月3000多块钱的月供就好像一座山。


  房子装修好了,先不管银行欠多少钱,住进去再说。对门的一对夫妻也搬了进来。那天刚搬进来,兰关先看见
了那个女人,二十八九岁的样子,长的像南方人,皮肤白皙,大眼睛,头发蓬松着,给人一种庸懒的感觉。但个头
和体形却像足了北方人,身高接近一米七的样子,两腿修长,前面大,后面也大,给人感觉很粗犷。整体看起来让
人有点感到粗犷中透出灵气。后来,男的出来了,三十四五岁的样子,戴个眼镜,小个头,大脑袋,稍微有点秃顶。
他冲着兰关笑一笑,很有礼貌地伸出手,自我介绍说姓甘,是个大公司的业务部经理。兰关一下子就记住了,这个
姓挺古怪。


  搬进来第三天的晚上是星期五,由于赶一个活,兰关回来的时候已经10点多了,只好吃方便面了。一边看电视,
一边吃方便面,就听见隔壁有声音,他很好奇地把电视的声音放小。听到了女人的哭声,仔细一听,原来是女人在
叫床。他很好奇地走到书房,把窗子轻轻打开。书房的隔壁就是他们的卧室,夏天很热,他们没关窗子,虽然声音
很小,但他还是听的很清楚。「哎呀,深点啊,用力,哦……啊……哦哦哦……」,男人不断发出呼呼的喘气声,
「我不成了,我要射了……」「再来……再来……我要……哦哦哦……」女人似乎意犹未尽。可是,男人好像实在
坚持不住了,「啊啊……啊……不行了,我要射了……哦哦」。兰关这时才发觉自己下面已经硬的直挺挺的,抵在
墙壁上。还等他们说点什么,可一切归于沉寂。兰关有点失望地又回到客厅,方便面怎么也吃不下去了。于是,找
出自己珍藏的A 片自慰。可是怎么感觉那个A 片里的女人都不够真实,还是想象一下甘太太的感觉比较好,最后弄
出来完事。


  星期六早晨,兰关还没起床,就听见对面开门的声音,兰关走到门前,听见甘太太说:「路上注意点。」「我
估计快的要三、四天,如果耽搁了就得一周时间。拜拜!」是甘先生的声音。声音不大,但兰关一点睡意也没有了,
还是收拾收拾房间,一堆衣服也该洗了。一直忙到中午,按计划去买点食品储藏,下周就不用再出去买了。兰关收
拾好,打开里面的门,对面的门全开着。甘太太正在收拾屋子,很专心,好像没听见他开门的声音。甘太太在收拾
门厅的鞋架,努力从下面找什么东西,屁股高高翘起,把粉红色的睡衣撑的紧崩崩的,兰关能从后面看见她的内裤,
是淡蓝色,内裤很小,大半个屁股都露在外面,透过睡衣晃来晃去的。


  她跪在地上,白皙、修长的大腿露出大半截。兰关热血沸腾了,但他还是镇静下来,悄悄地走回客厅,然后,
故意弄出声音,走到门前,这时才看到甘太太回过头来,两个人相视一笑。甘太太说:「出去吗,今天天气不错,
我也想出去买点东西。」「哦……」兰关感觉有点尴尬。「我要去买一袋米,怕拿不动,你能帮我吗?」兰关当然
痛快的答应了。「那你等我一下好吗,我去换一下衣服。」过了几分钟,甘太太出来了,穿着暗粉色的套裙,头发
简单梳过。兰关不知道说什么,自己先下楼,甘太太在后面,抬头扫了一眼,正好看见甘太太的裙底春光,她的阴
部很高,内裤小,仅仅能遮住一条,兰关一扫间好像看见了阴毛。


  他突然想起一个笑话,「幼儿园女教师领学生游泳,泳衣太小,不慎露出一根阴毛,一学生问:」老师,那是
什么啊?」女教师一狠心将其拔掉,说:线头」。想到这,兰关忍不住笑了。甘太太听见他笑,问:「你笑什么呀?」
兰关说:「我给你讲一个笑话,说:老公要出差半年,贤妻收拾行李完毕,深情地交给老公一包安全套说道:在外
面实在忍不住的话记住一定带套,老公听罢激动地说:家里不宽裕,还是用她们的吧。」说完,兰关先忍不住哈哈
大笑,可一看甘太太,好像很严肃。他突然意识到,她老公刚出差走啊,觉得很尴尬。


  两个人从市场买了很多的菜,还有很多零食——都是兰关的。甘太太关心的说:「以后别吃那么多零食了,对
身体不好。哪天想吃什么,跟我说。我给你做。我整天在家,闲着没什么事,琢磨炒菜,水平还是蛮高的。」兰关
答应了。到了楼下,甘太太拿那些小东西,兰关扛米。他心疼自己刚洗过的T 恤,于是脱下T 恤,光着上身,洗澡
总要比洗衣服简单。兰关平时就喜欢体育,加上本来1.80的身高,健壮的背部肌肉线条被甘太太看了个够,她感到
自己的心跳加快了,浑身发热,好像下面也潮湿了。到了楼门口,兰关放下米袋,甘太太说:「帮人帮到底呀,帮
我拿进去吧。谢谢!」由于两个人一路上说了不少,感觉已经有点熟悉了,所以甘太太的话音有点发嗲。兰关帮她
把米袋放进厨房,甘太太拿过毛巾,「擦一擦吧,都弄脏了。」还没等兰关接毛巾,甘太太已经给他擦上了。


  她擦的很慢,实际是在欣赏他的线条,手巾很薄,透过来能感受到他结实的肌肉。兰关也在享受着,她摸到前
面了,还是很慢。他健壮的前胸感受到了她急促的呼出的热气,一低头,从她敞开的领口看到了她的乳房,又白又
大,还很坚挺,果然是没生育过的女人,就是不一样,乳头坚挺的透过乳罩,在衣服上摩擦着,使甘太太也很享受,
她几乎要靠到他的身上了。兰关感觉自己的下面硬起来,把自己的休闲短裤支的高起来。甘太太感到什么东西顶在
自己的腹部。他的意识要崩溃了,她的防线已经崩溃了。这时,门铃突然响了。他们从陶醉中被惊醒。甘太太很失
望、生气的样子,走到门前,原来物业管理的来回访房屋情况,甘太太打开门,兰关不好意思地躲到书房。谈了一
会,甘太太把他们送走了。兰关出来,两个人觉得有点尴尬。兰关告别回了家。甘太太送出来,还一再说,以后别
对付吃饭,想吃什么跟她说一声。


  晚上五点多,兰关正看比赛,为晚上的饭发愁。听见敲门,原来是甘太太。「去我家吃吧,我菜都炒好了,尝
尝我的手艺。」兰关正好顺水推舟。别说,甘太太的炒菜手艺确实不错,兰关也确实饿了,吃的很香。甘太太一小
口一小口的吃着,看着兰关狼吞虎咽。脸上还带着一种满足的笑容。「小雷,喝点酒吧,我平时吃饭也喝一点。」
「好吧」兰关下意识的回答,没抬头。甘太太拿出一瓶红酒,打开,给两个人各倒上一杯。刚喝的时候,兰关还把
它当成饮料一样,可喝了几杯后,就觉得有点晕。


  其实兰关的酒量一般,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喝多的事。那是上大二的那个暑假前,几个同学聚会,小惠也在其
中。小惠追他已经很久了,他始终没表态。他们都喝了不少酒,然后去唱歌。当时他没感到自己醉了,可酒劲一上
来,他感到头很晕,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到了小惠的住处。小惠口中也散发着酒气,慢慢为他脱去衣服,手颤抖着,
指尖不时划到兰关的皮肤。兰关似乎立即清醒了,他反客为主,紧紧抱住小惠,小惠的乳房被他宽厚的胸膛挤压,
不禁「哼」了一声。


  小惠是那种小巧型的,个头不高,但长的很漂亮,五官都很秀气,特别是那小嘴,很性感。其实,兰关也早已
经动心了,只不过他知道,很痛快的答应就没意思了。这次可不能错过机会。他从后面抱住小惠,抚摩她的乳房,
由于过于兴奋,力量大了点,小惠却感到很舒服,不停的发出「哼哼」的声音。他慢慢解开扣子,她穿的是一件灰
白色低领短袖上衣,仅有的三个扣子被他三下五除二解开了,露出了红色胸罩。别看她长的娇小,胸部可一点都不
小,乳房浑圆坚挺,粉红的乳头已经发硬了。兰关用力抚摩、揉捏,小惠的头向后仰,屁股不停的左右动着。她的
屁股摩擦着兰关的阴茎,感觉透过她的裙子散发出阵阵热浪,她下面也湿了,但那根棍子的热浪似乎更强,几乎把
她的淫水烤干了。


  兰关的手没有停,继续向下,他摸到了她平坦的腹部,继续向下,玩弄她的阴毛,向下,终于摸到了已经发硬
的小阴蒂,兰关轻轻抚摩着,还不时捏一下,小惠发出浪叫「真舒服,兰关哥,轻点,我好舒服……」。兰关受到
了这样的刺激,阴茎更加膨胀,还一跳一跳的,小惠感觉到了,「兰关哥,你的阴茎好硬哦,好壮哦,啊恩……」,
兰关感到她的淫水已经透过裙子和他的裤子把他的阴茎润湿了。他继续加大力度,用全部手掌摩擦她全部的阴部,
时不时的揉捏小阴蒂,他每捏一下,小惠就会发出呻吟。小惠的淫水流的更多了,兰关感觉自己的龟头上也湿了。
他把小惠掉转过来,「快,帮哥哥吹箫。」把她的头按下去,解开裤子,小惠迫不及待地含住龟头,还用小手套弄
阴茎。


  兰关的阴茎很长,小惠上下套弄的动作很大。小惠想到了自己平时吃冰棍的感觉,不停的吸,轻咬,弄的兰关
舒服的叫出了声「哦啊……舒服……真会弄……」两手握住小惠的乳房,先用全手掌抚摩,然后按捏乳头,小惠吸
阴茎已经够兴奋了,被他这么一弄,又开始浪叫,「哥哥,弄的小妹……好舒服,下面都湿……透了,我想要……
要你的阴茎。」兰关正好到了时候,于是一下把小惠抱起,让她骑在自己的双腿上。阴茎对准小惠的小阴道,一下
插了进去。就听见小惠一声淫叫,「哦……坏哥哥啊……这么狠心……哦……」。小惠的阴道很紧,紧紧套住兰关
的阴茎,好在她的淫水很多,一上一下的还不费力气。小惠感觉兰关的阴茎越来越热,越来越粗,阴道里越来越舒
服,「哥哥,我舒服死了,用力干我呀,用力……」


  兰关受到鼓励,动作更大更快,只听见「啧啧」「唧唧」的声音,加上床铺发出的「吱吱」声,很是动人。兰
关越来越兴奋,「我插死你个骚穴,舒服不舒服,骚货!」「舒服死了,大鸡巴真大,真粗,插死妹妹了,哦哦…
…哎哟……啊……」。小惠的浪叫更鼓励了兰关,动作频率越来越快,又抽插了许多下,感到小惠的阴道一阵紧缩,
「哎呀哎呀,我要飞了,别停啊哥哥,哦啊……啊哦……不行了,我飞了……飞了……哦……」兰关感到一股淫精
冲击他的龟头,也忍不住了,也无须再忍,又抽插了一阵,终于射了。小惠还「哦哦」的不止,把头靠在兰关的肩
上,轻咬着肩膀,乳房不断摩擦着兰关的胸肌。就这样,他们有了第一次,不过兰关感觉不太好,因为没有过经验。
以后还有过很多次,感觉就好多了。小惠很浪,在学校的操场,小树林,花池,甚至在自习室,教室里她也不放过
他,总抓着阴茎并爱抚龟头才能听课。


  兰关虽然平时很随便,但他除了小惠外,没接触过别的女人,可他清楚的知道,小惠可不是,她以前跟高年级
的老乡就有过,还跟体育系的阿刚有过,至于更多的,兰关也没多想。所以,他知道他们分手是早晚的事。今天,
当他面对甘太太的时候,他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过,甘太太比小惠要丰满得多,更能引起他的性趣。甘太
太其实没吃什么东西,但为了陪兰关喝酒,自己也喝了不少。酒足饭饱,甘太太收拾好。


  兰关其实早该走了,但他心里清楚,甘太太为什么请他吃饭,于是就留了下来。甘太太收拾好,说:「小雷,
喜欢看电视吗?」「喜欢」兰关说了实话。「现在电视也没什么好节目,还不如看点影片,我给你找点看看。」说
着,把DVD 打开,放进一张盘。然后坐在了兰关的旁边。兰关很清楚,但没说什么。影片放出来了,果然不出兰关
所料,镜头里出现的是一对日本男女,在喝茶。兰关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眼前的茶杯,甘太太端起茶,手有点颤抖。
然后画面中的两个人开始调情。甘太太这时坐过来,腿无意识地碰了一下兰关的腿。她穿的是短裙,兰关穿的是大
裤头。两个人的肉直接碰到一起,兰关没有躲避,反而更靠近些,发现兰关很配合,她知道兰关默许了,甘太太更
放肆了,直接坐到兰关的腿上,说:「弟弟,姐姐好想要你呀。」


  兰关的心跳「砰砰」的加快,一把搂住她的小腰,把脸直接压在她丰满的乳房上。「哦……」她发出了第一声
淫叫,「好弟弟,跟姐姐好吧,我一定让你满意。」说着,脱掉兰关的T 恤。用手轻轻抚摩他健壮的胸肌,捏弄乳
头,兰关感到阴茎突然博起,抵在她的屁股上。「我们跟片子里一样做,可以吗?」甘太太似乎早有预谋。兰关没
说什么,把甘太太放在地毯上,然后迫不及待地把手伸进前胸,揉搓乳房。「乳房真好,太丰满了,这样舒服吗?」
兰关果然按片子中的步骤来。脱掉甘太太的裙子,她只剩下了乳罩和裤头,乳罩是粉白色的,上面还有暗花,她本
来就很丰满,一兴奋,两个奶子几乎把乳罩撑破。兰关先用力挤压整个乳房,隔着乳罩拨弄她的乳头,甘太太发出
呻吟,一点不逊色于片子中的女主角。然后兰关解开她的乳罩,一对大奶子出现在他眼前,又大又白,由于没有哺
乳过,乳头还是粉红色的,很小,很硬。比片子中的女主角的性感多了。兰关贪婪的用嘴吸食乳头,用力捏住整个
乳房,使乳头更突出,用舌头舔。


  甘太太开始叫「哦啊……真舒服啊……哼哼……」兰关的手向下移动,到他的下体,他终于可以仔细看她的下
身了,太漂亮了,修长的大腿,平坦的腹部没有赘肉。阴部很高,从外面就能判断里面一定很肥美,兰关隔着内裤
用手指抚弄阴部,淫水透过内裤,湿了一大片,更加润滑,兰关逐渐加力,并有意在阴蒂处停留,加力。「哎呀…
…太舒服了,啊啊……恩恩……弄的姐姐好……好舒服」。她把手伸进兰关的大裤头,隔着内裤用手抓住兰关突起
的阴茎,不停的抚弄,「哦……弟弟的阴茎好大哟」。兰关更兴奋了,他把甘太太调过来,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屁
股高高翘起,因为他想起了早晨的一幕,这回可以大胆的欣赏了。他最欣赏的还是她丰满的屁股,由于兴奋,淫水
已经把内裤湿透了,贴在屁股后面的沟中,内裤很小,两边都露出多半个白白的大屁股,他开始抚摩,甘太太配合
的来回晃动。


  兰关不能再等了,他慢慢脱掉她的小内裤,露出她整个的下体,太诱人了。甘太太趴的很开,肛门和阴部一览
无余。肛门是粉红色的,一条肉缝高高突起,她的阴唇很肥,被淫水弄的好像更加肥大。兰关先用手掌按压,然后
探进缝隙,来回上下的抚摩,摩擦。「恩恩……哦哦……真哦……好啊……」甘太太又开始浪叫,屁股随着兰关的
动作摆动着,两对大奶子也左右晃动。兰关继续抚摩,他不想停下,因为他想看看甘太太到底有多浪。兰关抚摩的
很舒服,因为这是小惠悉心教给他的。甘太太的屁股摆动的更大,嘴上的声音也随之加大「好舒服,恩恩……啊啊
……弄死姐姐了……弄死……姐姐了……哦……」见兰关没有停下的意思,她实在忍受不了,决定采取主动。她掉
过头,用力脱掉兰关的大裤头,手颤抖着。几乎是强迫的把兰关按倒,隔着内裤用力抚摩、舔阴茎。


  兰关很受用,这是他求之不得的。「姐姐让你舒服……让你……舒服」。她迫不及待地脱掉兰关的内裤,兰关
那粗壮的阴茎终于破土而出,直挺出来,甘太太似乎被吓了一跳,她没想到会这么大,这么长,迟钝了一下,「弟
弟的真够派,我好喜欢哦……」一个「哦」字还没出口,已经把龟头含在了嘴里,不断用舌头绕着龟头的四周轻舔
着,吸食马眼,连同兰关那点溢出的精液。然后含住整个龟头的前部,小手握住下部,上下运动,动作很熟练。由
于动作过大,刚才梳起的头发松散开,覆盖了整个脸部,发梢扫着兰关的大腿,有点痒。甘太太继续大力吸着,口
中还含混的发出「哦哦」的声音,兰关感觉阴茎热的要爆炸一样,摇晃身体,阴茎在她嘴里不停的晃动。她觉得狂
躁不已,需要抚慰。掉过头来,骑在兰关的胸上,向下移动,把整个肥大的屁股罩在兰关的脸上,兰关马上会意。
对着她肥硕的阴部,拔开阴唇,露出阴蒂。阴蒂已经硬了,很小,粉红色,感觉不停跳动着,被淫水浸湿了,显得
更加鲜嫩。在欣赏了片刻后,兰关开始动作。


  因为条件不允许,他和小惠没玩过这个姿势。但他舔过小惠,知道那样很舒服,于是用舌尖轻轻的舔舐。每舔
一下,甘太太的大屁股就扭动一下,随着发出「呜呜……恩恩……」的声音。淫水顺着阴唇向下流,有几滴掉在兰
关的脸上。甘太太被舔的实在太兴奋了,嘴上的动作也加快了,在她的运作下,兰关的阴茎更加粗大,几乎充满了
甘太太的嘴。她用双手用力向下,把阴茎扒开,使阴茎更加直挺,露出龟头和前部,然后用嘴吸住,上下运动,动
作很大,兰关很受用,不禁也发出「哦哦」的声音。于是,他更加快了嘴上的动作,力道也加大了。甘太太有点承
受不住了,「哦啊……哎哟……」她坐起来,两脚支地,整个屁股罩在兰关的脸上,来回扭动。兰关的动作可没有
停止,「哎哟……恩恩……好舒服……弟弟真会玩,弄……弄死我了……」说着,自己动起来,不等兰关的舌头,
用阴部在兰关的脸上来回摩擦,把爱液弄的兰关满脸。


  她太兴奋了,向前移动,背对着兰关,叉开腿,扶起阴茎,直接放进阴道,随着「哦哦」直叫,不停的上下套
弄,套弄几十下,就扭动屁股,做圆周运动。这样的动作,兰关感到龟头直接顶在了甘太太的花心上,受到摩擦,
更加威武。甘太太的阴道很紧,她还故意用力夹,使淫水从兰关的阴茎边不断「吱吱」冒出,「咕唧咕唧」的声音
不断。她的头发随着动作来回飞舞,两个大奶子上下颤动。甘太太上下运动,左右运动,前后运动,好像有用不完
的力气,还不停的叫「大鸡巴真好,插死小……小穴了……真爽死了……爽啊……啊恩……」兰关也受到鼓舞,抽
出阴茎,让甘太太趴在地上,从后面狠命插入,甘太太「啊」的一声,浑身颤抖了一下,淫水被挤了出来,兰关尽
根插入,借着酒力,动作很大,双手抱住她的腰,让阴茎进入的更深些。


  由于用力猛,甘太太被他弄的不断向前,像狗爬一样,在地毯上来回爬,「弟弟……的……鸡巴太……太长了
……哦哦……太好了……太长了……」她的语无伦次使兰关想笑,继续加大力度,九浅一深,九深一浅。甘太太不
断的爬,好像在躲,实际上她不断迎合着,屁股随着阴茎的节奏,还来回摆动。她爬到沙发前,双手抓住沙发,趴
在上面,这下可以更深的承受兰关的阴茎了。兰关感觉自己的阴茎在她阴道的紧夹下,加上淫水的滋润,更加膨胀,
甘太太的屁股扭动的更厉害了,还不断发出浪声,「弟弟,插死姐姐了……我……我要……飞了……弟弟别……别
停啊……哦哦……哎哟……爽死……啊……别停……快快……快……用力……用力……」兰关感到她的阴道一阵紧
缩,一股淫水射出,「爽死了……弟弟……呀……」兰关让她一条腿站在地上,把她的一条腿放在沙发上,更大地
露出后门,拔出阴茎,把她流在腿上的爱液和小穴中的淫水挖出,涂抹在肛门上,把阴茎直接插入肛门。


  甘太太似乎没有经历过这个,有点紧张,「弟弟,你还真坏哦」。兰关先是进去一点,然后慢慢整根进入,甘
太太又浑身颤抖,再次发出浪叫,好像很受用。她的肛门更紧,兰关也不管她疼不疼,抽插了百余下,终于忍不住,
射在肛门里。随着他一股股的精液的射出,从她的肛门挤出,顺着阴部流到她的腿上。兰关抱着甘太太,她的后背
靠着他结实的胸膛,他用手轻轻抚摩她丰满的乳房。「弟弟,还很硬啊……年轻真好……」「你还想要吗,姐姐。」
「恩,你坏。」兰关见她答应,忙说:「还是改天吧,我累了。」其实他不是累了,是他酒醒了,突然感到有点不
好意思。他们又温存了一会,分别穿上衣服。甘太太根本没穿内裤,也没戴乳罩,只套了一件睡衣,和兰关告别。


  【完】